欧洲最大的建筑工程项目

道路 – 早在古代和中世纪,它们便是国际贸易的主动脉。其中一条最重要的道路便是丝绸之路,从土耳其一直延伸到东亚。在欧洲与之对应的是琥珀之路,从波罗的海国家顺着波罗的海沿岸穿过今天的斯洛文尼亚,直到威尼斯。波兰曾经是,现在也依然是从北欧到南欧、从西欧到东欧的重要必经之地。建造一条新的高速公路,能在贸易和经济上为波兰和欧洲带来诸多益处。

运转良好的交通线路是经济繁荣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的A1是欧洲从大西洋直通伏尔加河,或者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直到地中海的10条最重要的交通轴线之一。在完全建好后,它将经过捷克的布尔诺和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把波罗的海港口格但斯克与维也纳和南欧连接在一起。这条道路有582公里在波兰的土地上。2005年底,工程的第一阶段开始作业。从离港口城市格但斯克不远的Rusocin,深入内陆90公里,直到Nowe Marzy。

周密的规划 – 成功的基础

瑞典/波兰合资企业Skanska-NDI获得了规划和建造欧洲当前最大的道路建设工程项目的订单。作为一条新的交通轴线,“仅仅是”满足现代长途公路干线的各种要求,便已非易事。Skanska-NDI非常重视经济性。这就意味着,该财团将以高效的流程、高品质的机械设备和技术进行作业,以长期确保路面的质量,并能够按期完成这条高速公路的建设。

A1 – 一个环保的项目

随着高速公路的建设,人类不断地入侵自然生活环境。这在A1的建设中也不例外,不过,人们在此作出了适当的补偿。例如,建造了大量的野生动物桥,使小鹿和野猪在将来也能去到高速公路的另一侧。鹳是种生活环境受到公路建设影响的动物。它们在波兰分布很广,在有些村庄,它们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人口数量。如果有些庄园离新线路太近,它们的巢穴会被非常小心仔细地移到其他地点,以便它们将来能在那里养育雏鹳。创建清洁环境的努力还远不止于此。Skanska-NDI特别重视使用环境友好的技术和机械设备,要求低油耗、低噪音和废气排放少。尽可能使用可回收材料。

高速公路建设的准备

高速公路的建设将对自然生活环境造成巨大的侵害。因此,在建设开始前便采取了多项措施以向大量野生动物提供适当的补偿。

有序的动态

项目的实施以明确的目标设定和坚持不懈地向目标挺进为标志。开车沿着这个90公里长的大工地跑一趟,便能清楚地看到:在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他要做的是什么。作业的进行处处体现着高超的协调能力和深谋远虑。无数的团队同时进行着桥梁建设、土方工程、水利工程或路面铺装。得益于训练有素的人员、有规律的沟通和信息的透明,Skanska才创造出了这一切。这些都是项目不可分割的部分,就像一份整齐的文档那样。尽管如此,总会出现一些不可预见的事件,这就要求团队用他们的灵活性和创造性来应对。这类事件覆盖从极端天气状况到考古发现,再到第二次世界大战遗留的炸弹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迄今为止,波兰建筑专家们对于遇到的任何挑战都能找到解决方案,因此该项目在动工两年后,仍能按计划推进。

凭借技术诀窍以经济的方式实现目标

负责路面铺装的员工是从多家不同的建筑企业招募的。所以,在作业开始时各个铺装团队的知识水平和经验积累是参差不齐的。经过全方位的培训,Skanska-NDI的所有摊铺团队都在高标准下达到了统一的知识水平,并熟练掌握了其机械设备和摊铺方法。员工的技术诀窍是A1建设的一大成功因素。因为摊铺和压实几乎100 %由悍马和福格勒的机械设备完成,所以WIRTGEN POLSKA针对福格勒铺路机和悍马压路机的操作,包括有关沥青摊铺的应用技术及问题组织了相关培训。从一开始便明确了用波兰语进行培训。从而确保了最大程度的知识传递。这种周密的准备所结出的丰硕成果在不久之后便显现出来,因为Skanska-NDI能充分利用悍马压路机的各种性能,从而以极为经济的方式运行这些压实设备。

经济性和效率

为了能尽可能高效地完成这一建设项目,摊铺和压实几乎清一色地采用了维特根集团的机械设备。此外,所有摊铺团队都事先接受了全方位培训。

安全 – 工地上必不可少的要素

除了技术数据和生产效率外,安全也同样举足轻重。迄今为止,主动和被动的防护措施确保Skanska成为全球范围内事故最少的企业之一。悍马压路机与这一理念非常合拍。3000系列土方单钢轮压路机和HD系列双钢轮压路机因其全景式驾驶室而广受好评,驾驶员通过这种驾驶室可以对周围的工地情况一览无余。其他重要特征还包括诸如ROPS驾驶室,或操作元件上意义明确的图标。尤其令Skanska-NDI安全工程师感到满意的是DV系列双钢轮压路机 – 驾驶员在该压路机上始终朝向前进方向。更高的安全性是我们一贯的理念!

维特根集团生产的机械设备 - 质量有保证

“针对这个要求严苛的项目,我只选择高质量的机械设备。” 说这句话的Mariusz Gielniewski对此深有感触:其负责该项目600多台建筑机械设备的采购和运行。于是,维特根集团的道路工程机械设备便成了他的不二之选。因为悍马、维特根和福格勒的机械设备不仅拥有与现代高速公路建设相匹配的技术,而且在使用率、生产效率和服务质量方面均令人信服。2007年7月,该工地共投入使用了99台维特根集团生产的机械设备 – 其中有近80台是悍马压路机,这绝非偶然。毫无疑问,WIRTGEN POLSKA所提供的全面服务也为设备的高使用率作出了贡献。一个技术服务人员团队驻扎在Rusocin工地现场。他们在那里负责执行所有到期的保养。根据Skanska-NDI的规定,机械设备将严格按照制造商的规定进行保养。不过,他们还会执行其他的服务工作,例如为双钢轮压路机加装撒砂机。当然,作为专业化团队,他们在工地为那些最重要的备件和易损件准备了足够的库存。如果出现缺件的情况,位于波兹南的WIRTGEN POLSKA或德国工厂的同事便会快速便捷地向他们提供帮助。

一条高速公路就此建起...

建造高速公路永远是一个复杂的项目。并且,其复杂性会随着长度的增加而提高,因为道路每延伸一公里,都会因其地形或多变的土质特性而面临新的技术要求。这同样向建造过程中的规划、组织和后勤保障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在项目开始后不久,第一批维特根集团的机械设备便已投入使用。在这一90公里长的A1区段上有七个路段几乎同时动工,以此确保施工的顺利进行。

从一开始便在现场

在项目开始后不久,第一批维特根集团的机械设备便已投入使用。其中包括配备光轮的 3412 土方单钢轮压路机

第1阶段:土方工程

坚实的路基是影响高速公路寿命的决定性因素。很遗憾,该项目当前的地面状况有时候并不具备所要求的技术属性:承载能力不足,或地面难以压实。因此,截至2007年夏天,已对约2千万立方的土地进行了更换。然后,将新加入的泥土与现存的材料分多层进行稳定处理。为此,投入使用了一个强有力的设备团队:共有10台WR 2500 S和WR 2000型维特根土壤稳定机将预撒布的粘结剂混入泥土中,然后立即用悍马压路机进行压实。用这种方法可改善土壤的可塑性特质,从而立即提升承载能力。在大部分情况下,土壤稳定机的后面都跟着一台配备光轮的 3412 HT 土方单钢轮压路机。在水含量过高的情况下,则使用配备凸块钢轮的 3412 土方单钢轮压路机。

第2阶段:防冻层

防冻层对沥青路面的耐久性有着很大的影响,它可通过排水作用避免硬路面冻伤。铺装这些路面层时,Skanska-NDI使用的是福格勒摊铺技术和悍马压实技术。碎石摊铺采用的是超级 1900-2型摊铺机。从苏格兰进口的玄武岩和花岗岩混和石料的压实作业由三台悍马压路机组成的机器团队执行:HD 120负责振动压实,HD O 90 V负责振荡压实,GRW 10则依靠自身重量对路面进行静碾压实。

第3阶段:沥青摊铺

第三阶段,即沥青摊铺,大部分的作业都是由悍马压路机完成的,这段90公里长的路面由四层沥青叠加摊铺而成:2个基层,各7.5 cm,一个8 cm厚的沥青粘结层和一个3.5 cm厚的沥青玛蹄脂碎石混合料层。Skanska-NDI在进行各层的压实时使用的是工作重量精确匹配后的压路机组合。一台双钢轮压路机HD 120(工作重量12吨)始终与2 – 4台HD O 90 V或HD O 75 V型压路机共同作业。究竟使用几台机械设备主要取决于路面宽度。所有7吨和9吨的压路机都配备了切边装置及碾压装置。所以,它们中的一台是用于边缘压实作业的。其他设备则在此期间负责快速提升压实度和保证路面平整。在很多切边和接缝压实作业中,Skanska-NDI充分利用了全轮转向双钢轮压路机DV 70 VO的优势。该型号压路机的突出特点是具有优异的快速机动性,对路面及钢轮边缘有着清晰的视野。在A1沿线,在所有需要精准转向和机动才能确保路面高品质的部位,施工负责人都会使用该型号的机械设备。Mariusz Gielniewski说明了其原因:“它们是我迄今为止所用过的设计很精妙、技术很强大的压路机。我们一直将它们用于处理最棘手的情况。”

振荡压实:更高的效率和经济性

12吨压路机在该工地上既可以进行动态压实,又可以进行静态压实。其他所有双钢轮压路机均利用振荡和振动进行压实 – 确切来说按照周密制定的压路方案进行作业。这样,便能在投入最少的机械设备和时间的情况下达到最优的压实度。效率至关重要!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桥梁建设,在A1最初90公里的沿线,将一共建造起86座桥梁!它们大都为高架桥或穿越高速路的野生动物桥,其中还有5座较长的跨谷桥。振荡式压路机在造桥方面可确保特别高的作业效率。这种形式的动态压实可快速提升压实度,同时又不会出现过度压实的危险。同时,与振动压实相比,仅产生15 %的振动量。所以,振荡式压路机也可在对振动敏感的建筑工程中执行动态压实作业。Skanska-NDI很快就发现了悍马振荡压实的巨大价值,因此还将这一技术全面应用于沥青铺装中。Mariusz Gielniewski知道,“利用振荡工艺,我们能以更少的遍数,乃至更少的工时,更快速地达到所需的压实度。”对于这项在582公里长的四车道高速公路上铺装四层沥青的作业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成本要素。

单钢轮压路机

双钢轮压路机

充气胶轮压路机